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0 03:24:44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8月9日12点32分,房山蓝天救援队接到协助搜救的任务,在房山区张坊镇与河北交界处的拒马河内有一人溺水。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就美国的行政体系而言,TikTok和微信很难去改变相关部门人士的观念,尤其是他们自己每天从事的就是他们指责TikTok和微信潜在可以做的那些事。但这显然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字节跳动和腾讯都应该有充足的资金雇好的律师,去起诉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尤其对TikTok来说,作为一家注册在美国的公司,显然应当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可以放弃,但美国是否会为了这事儿毁坏法制制度?

                                        13时33分,房山消防指战员也达到救援现场,民警、消防指战员和蓝天队员协商搜救方案,并在距离岸边约4米的位置发现疑似溺水人员的影子。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脸书负责人扎克伯格去年11月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时究竟聊了什么,有没有双方默认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可很显然扎克伯格已经为特朗普在其平台做政治广告(有的时候甚至是传播不实内容)提供了便利,而特朗普如果要禁TikTok,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也是脸书,因为脸书旗下的类TikTok平台Reels即将推出。以行政命令帮助大公司更方便地进行垄断,可谓是鲜明的反市场行为。

                                        房山蓝天救援队到场后从现场群众口中了解到,溺水的孩子只有15岁,河北人,上初三。当时他和几个孩子一起游泳,准备横渡,结果由于体力不支,发生悲剧。

                                        这种以己度人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任何掌握美国人大数据、了解美国民众尤其是选民的喜好以及行为的公司都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挑战,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只因为美国自己就是这样干的。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声称可能会禁止TikTok(观察者网视频截图)